Recent Posts

●圈地迄今天。 
●目前有隻小獸在境內。
●距離下一個母難日還有天。
 

獅隼國

2019-08-08

100寫作挑戰:沒有的系列-百字百篇 OVER!

圖像裡可能有1 人、微笑中、橋樑、戶外和水

。100寫作挑戰:沒有的系列

100/100,20190808

  此刻,在雙北公告明天不上班不上課的眾聲歡騰下(但希望沒有災情),我抬指鍵入百字百篇的最後一章。

  各、位、觀、眾,我完成了!

  ——等等,我完成了什麼?

  2019/5/1日說開始就開始地展開寫作旅程,內容全屬我流式的主題選擇;期間經歷了論文口考、韓國旅行、期末核銷爆炸日與英國遊學團,有些經驗化哏入文有些則輕輕從海馬迴掠過;最後則以沒有的系列、我手寫我胡思亂想作結。

  憑藉著意志力中心的短期衝力,以及日日詢問薦骨發出的回應(更多的可能只是抒發空白頭腦中心與根部中心期限的壓力),這手那手留下的敘述,可曾真正滿足過我自己?娛樂過為我駐足的臉友?為路過的讀者凝煉了什麼知識?對風雨飄搖國事緊張的當下,又有過任何貢獻嗎?

  我完全沒有答案。沒有回答的欲望。從一開始就沒帶著上述目的,只是看見了;被觸發了;想寫了;就寫了;就一直寫下去了……

  然後就完成了。

  該值得高興嗎?要吃泡麵慶祝嗎?在知道「我確實可以」之後?

  或許要吧。

  因為,不管文章有沒有讚,不管破百讚的那篇是因為我放了絕美側臉(好意思說),我真的、真的不能沒有寫作啊!

  意識到有一件事是必要的,能不慶祝嗎?

  那些不合時宜的靈感,那些千奇百怪的體驗,那些與奇葩交手,或自己變成奇葩的經驗,多麼想要有人也一起知道。

  也想認出你們。這些跳過世俗文字策略,安然面對我拗黯辭彙的挑釁後,仍願意留下來的勇士們。

  所以,就算很廢,就算自溺自厭,自戀,也請看著我吧。

  或者說,讓我們互相凝視,用語言,或不用語言。

  謝謝你。

2019-08-07

100寫作挑戰:沒有的系列-在黑暗中說的鬼故事


。100寫作挑戰:沒有的系列

99/100,20190807

  今天是七夕,當然,你也可以說是普渡的前八天(?);不過,我個人是比較想把這天看成乞巧的節日。

  七月七日又稱乞巧節,內容大抵是少女預備黃銅製成的七孔針,向織女獻祭,其間結燈綵縷,入夜以五色細線對月迎風,成功將線穿針者則得巧藝。在臺灣則會準備麻油飯與雞酒湯,呈上七碗,後續再google一下就沒問題了。七碗份量當你看完《在黑暗中說的鬼故事》可能就喝得完,但是也許不一定。

  總之古時得巧藝、女紅佳的人,多能添加嫁得好郎君的籌碼。

  不過我的話,嫁得好郎君什麼的,並不是核心目標,我只希望自己的雙手可以再靈巧一點,才
  不至於在等車的路上一不小心就捏爆手中的清新烏龍菁茶去冰不加糖,弄得我半邊衣服都是茶漬,白色的上衣浸淫了深膚色的鬧劇。
  上了公車後原本扛算稍微整理一下,不料遇到非常、極度、熱心得不知如何是好、十分擔心乘客安危的公車司機,硬是放聲廣播逼我坐下以保「安全」,也不讓我先站著、靠在放大型隨身物品的位置,解決危及我提袋安全的水禍。
  先聲明,那時公車很空,我並沒礙到誰的行動。

  ——於是我不得不坐在博愛座上,把外套胡亂往袋子裡墊著,渾身透心涼。

  雖然不想貼標籤,但我這個三爻、射手座就是這樣。

  生活偶爾活得像一句髒話,不過愈髒愈強大。

  祝大家乞巧節,愉快。

  不愉快也罷,我陪你罵髒話。

  不來一句嗎?

2019-08-06

100寫作挑戰:沒有的系列-有時我是那隻鳥

。100寫作挑戰:沒有的系列

  98/100,20190806

  大約兩年前開始,我因為擔任科召集人的緣故,拾人牙慧,在臉書上發動了以365天為期的 #每日一日開心事 系列,日日孵寫。當年的八月六號,寫的就是圖中那番墓誌銘般的文字。

  自己覺得酷。

  現在看起來,這篇圖文實在相當符合我人類圖中設計南北交的39.1和38.1。

  挑釁並充滿試探、帶點逗趣又無傷大雅;能戰,但最好不戰而勝,翩然對手之上。

  我如此,我附近的人也如此。

  不過那時候,我什麼也不明白,就只是似多感而無動於衷、似深情而泛泛略過地活著——

  還要再十一個月,我才會正式與人類圖相認;尚對隔年重返社團活動組職務,從此天涯奔波一事渾無所覺;再四個月就會因為《與神同行》一腳踏入韓國影視圈粉絲群;一年之後,在紅毯和韓國演員合照,甚至上報。

  兩年後,為此發了百字百篇。

  我之所以為我,大概就只是文字交織堆砌的敘述而已。

  但這樣,或許就很可以。

2019-08-05

100寫作挑戰:沒有的系列-你的心是什麼做的?

。100寫作挑戰:沒有的系列

 97/100,20190805   

  你的心是什麼做的呢?   

  根據這個心理測驗,我的心是萬花筒和羽毛做的,多彩多姿又風吹靈犀。輕盈地落在任何一個人的掌心,為你美麗一個彈指須臾。

   什麼都喜歡什麼都沾一沾,萬物繽紛皆納入我眼簾,由我歌頌詠嘆。

   多麼浮誇的我的心啊。

   然而我的生命旋律卻從未如想像般輕快柔和,有時顛危如一衣帶水往山谷下墜,悲憤珠翻水濺,淒哀似輓歌;只是正演奏我的那不知天上哪一位造物者,撥弦時往往指腹挑釁,拉弓處每顆音符顫顫驚驚。毫無怠慢之意。

   即使哀傷,也要足夠渲染有力。

   那麼,你的心是什麼做的呢?

   是肉做的,是鑽石,是火焰,是閃電還是薰衣草,或者一連串的五聲音階?

      →點我測驗

2019-08-04

100寫作挑戰:沒有的系列-火火離

未提供相片說明。


。100寫作挑戰:沒有的系列

96/100,20190804

#來點人類圖
#說說30.6

  友人可愛又誠實(?),送了這個符合我形象的火火離手鍊給我,品牌名稱是「女主角」。

  不過,這品牌似乎忘記了,女主角中,也是有重量級的可能啊QQ

  依這條手鍊的長度,可不是減掉三隻貓就能解決的事……大概減掉一把骨頭還差不多?

  人類圖地說,無巧不巧,我的情緒中心空白,就只開了這個屬於火火離的30號閘門,並且六爻。六爻爻詞為「強制」,其潛能是「有紀律,延續正確的行動」——然而閘門落在了月亮的下降位置,到底什麼是正確的行動,又該怎麼有紀律地延續呢?

  驅動力來自與生俱來的平和,且能忍受地低劣的情勢。就我而言,則是渴望擁有和大家一樣的體驗,後續彼此交流分享,於是看A浮潛就想浮潛,看B跳舞也想跳舞,看C做香氛蠟燭,就想做花精占卜。有時跟風真做,有時慫恿他人行動,追尋彷彿成了逃避現實的手段。抑或如哈金在〈等待〉這篇小說裡所言:

  驅動你行為的是周圍人們的輿論,是外界的壓力、是你的幻覺、是那些已經融化在你的血液中的官方的規定和限制。
  你被自己的挫敗感和被動性所誤導,以為凡是你得不到的,就是你心中所嚮往的,就是值得你終生追求的。

  哎呀,究竟這樣絢爛的焰火,是誰才配得上的吉星高照呢?

  肯定不是我。我的話不需要吉星,只需要無與倫比的附麗光明。

  希望有一天可以捧著臉柔聲說:

  「唉,我除了長相、真是一無是處呀。」

  嘻嘻。

2019-08-03

100寫作挑戰:沒有的系列-四方快閃

圖像裡可能有1 人、室內


。100寫作挑戰:沒有的系列

95/100,20190803

  今日四方快閃,值得一記。

  申時至中正紀念堂快閃人類圖活動,充分體驗四爻的黏繫,氣氛親密,水果蛋糕舒心。一出張榮發基金會,夏日馨烈,為求涼感,遂決定躲進附近電影院。

  於是快閃真善美。小叮嚀,去真善美電影院千萬要選前三排。《王的文字》不難看,敘述滿清楚,妥妥的歷史正劇;雖然整體較為平淡,但造字過程還是有令人血熱的亮點。如果我是韓國歷史老師,應該會想拿來課堂上播放吧?

  不過還是覺得台灣會引進這部片十分神奇,應該就是搭著宋康昊另一部熱門片《寄身上流》的緣故。

  說來奇怪,就我斑駁的記憶想來,中國古代聲韻學書還真的都是以字切音,沒有拼音的文字或符號;這樣教育勢必很容易操持在上層階級手中吧?文盲多也是必然。結果論來看,簡體與否根本不是讓教育普及的必要條件,主要是得有表音/拼音/注音符號輔助才行。

  總之推薦念中文系、大三的小朋友可以把握時機去看看,會遇見非常熟悉(痛恨?)的名詞喔(笑)。

  晚上快閃小小書房,聽歌劇講座附庸風雅。嗯你沒看錯是歌劇。本來以為會很無聊,但講者很逗趣,加上威爾第的歌劇真的太有名了,弄臣、茶花女樂曲耳熟能詳,整場聽得津津有味。

  聽罷快閃麥當勞,與友取票閒聊舞台劇安排。

  回家時,覺得自己今天簡直像閃電一樣閃。

  最後再快閃廣宣一下:聽說當今一線男高音佛瑞茲年底也要來台大秀歌喉,有興趣的捧油不妨捧場一番!